自由到底有多可貴?今天我有深刻的體驗。

上週一入院去動左手的重建手術,本來覺得應該没啥大不了的,只需要從腋下打針麻醉整條左手臂,然後由這位素負盛名的大醫師(他是一個身材削瘦高大,講話慢條斯理可是不太跟病人溝通的年長醫師,在外科名氣響噹噹,而且他講話不知為何就是讓人覺得安心。)動刀在前臂內側開個口子調一調神經就好,住個三五天院就行了。没想到開完刀才發現,乖乖!手術大約花了二個小時,在恢復室待了一小時,左手臂包得像大力水手,切口大概有15公分長,雖然不痛(麻藥退了也不怎麽痛),而且據說縫的很美(住院醫師替我換藥時說的,也不知是真還是安慰我),可是當天晚上我被從紗布下滲流出的大量血液染紅了半邊住院穿的睡衣,心裏覺得慘了,難道傷口迸開了嗎?(事前沒有人告訴我有裝一條引流管排放廢血,而且量也未免太多了吧?)我連忙按下床頭的緊急按鈕,兩三個護士小姐立刻在10秒鐘內衝到我的病床旁,問明原委後立刻呼叫負責我的醫師前來處理。可是我左等右等,等了快一小時,住院醫師才不急不徐走進病房(大醫師已下班回家了吧?),看了一眼出血,跟旁邊的美麗白衣天使及正擔心會不會就此出血過多蒙主寵召的我冷冷地說了一句這個oozing是正常的現象,那有開刀不流血的?是啊,流血的是我你當然不緊張。後來換了一塊超厚紗布墊子蓋在上頭,重新包紮後他說明天會再來看情況。

既然是正常現象,我就比較安心了。但是如果有pre-operational counseling我就不會如此慌張,也不用勞動您跑回醫院來了不是嗎?

接下來滲血情形一天比一天少,可是根據規定住院就要打點滴打到出院,左手開刀,點滴自然打右手,所以不論走到哪都得扶著點滴架跟著,活似佘太君杵著龍頭杖一般,很不方便。就這樣硬生生地在醫院住了9天,除了看看電視就是吃飯睡覺量體温測血壓注抗生素,好無聊。昨天晚上主任大醫師突然帶著住院醫師出現,宣布我今天換藥之後就可出院了。天哪!我那一串謝謝真的是從內心最深處跳出來的,終於自由了。所以今天早上8點不到住院醫師替我換完藥後問我早上或下午出院,我立刻說早上。我需要回到真實世界呀!好像囚犯遇到特赦一般,真的。

辦好出院手續,經過Yamazaki麵包店門口脚好像被釘住,哇,平時司空見慣的麵包現在好像特別好吃,而且在向我招手:來呀來吃我呀!我說服我自己,慶祝出院嘛,買了一大袋回家吃。

我很感謝這位大醫師住院醫師及病房裏所有超顧過我的護士們。謝謝,辛苦各位了。

創作者介紹

pita pocket 袋餅的世界

pitapocket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neyflu
  • 你現在都還好嗎??
    希望一切OK~
    TAKE CARE囉^^
  • 謝謝妳的關心。已經拆線,靜待復原^^

    pitapocket66 於 2008/07/31 22: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