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批評一部國片「海角七號」裏的一些他的觀點,

我看了之後有些感慨。

首先我承認我幾乎不看這類型的國片,

不管這些片子曾參加什麼亞太柏林坎城奧斯卡影展,

得到什麼金獅銀熊豺狼虎豹獎,

光看預告片段就讓人倒胃口,

難道台灣可以拿出去給外國人看的就是南部鄉下破落的小村落、花枝招展的檳榔西施、電子花車艷舞團、

甚至嗑藥雜交什麼站立式69嗎?

難道所謂的鄉土就是落後與迷惘嗎?

這些的確存在台灣的社會,

可是我絕對絕對不贊同這類表現手法,

我覺得這是在國際上汚辱台灣的形象。

另外有一點我覺得該文作者會這麼覺得可能是世代不同,

觀點也不同。

他認為西門町髒亂不堪,

又有麥當勞老杯杯在「狩獵」,

不能代表台北市,

應該用東區忠孝東路啦信義區啦101啦做代表。

其實這位小朋友大概不知道,

西門町並不是一直像現在這樣的,

我小的時候在西門町出生長大就學,

除了那條電影街,  

那時候的成都路可是精品店聚集,

世運麵包店是我們每次遠足當天早上必光顧的點,

現做現切的海苔壽司卷、稻禾包、波蘿麵包、日式豬排三明治.....

樣樣都是伴隨五年級世代的我們快樂的回憶。

大世界戲院上演的是由港星狄龍、爾東升等一票武俠巨星 擔綱的十三太保等武俠片,

中國戲院是我第一次知道王祖賢扮的聶小倩是不可怕的女鬼之處,

位於地下室的兒童書城及中國書城曾讓我留連忘返,

成都路上的天后宮一直香火鼎盛迄今,

而其隔壁的商家賣的情人果的酸甜更是一想起來口水就大量分泌  ,

再過去還有那家皮件行,

真材實料的皮帶一用十幾年,

(當然價格也是
真材實料)

位在轉角的那家面積不到一坪的腊味小舖,

是我每次經過必屏住呼吸的位置(現在還是怕那味兒)  
 

再走過去是麥當勞,

以前用省下的零用錢下課後去買了一大杯巧克力奶昔回家喝的歡喜

到今天還是很鮮明,

再過去是新世界戲院,

是我第一次跟初戀女生去看電影的羞澀,

而萬國戲院對面的蓮苑是我年少時約會的甜蜜地點,

真善美戲院則是舅媽剛結婚時帶我去看基度山恩仇錄的地方,

從此以後
基度山恩仇錄成了我最喜歡的西方文學,

找來譯本一讀再讀。      

........................................... 

當時的信義計劃區呢?

只是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

我怎麽知道?

因為我那時常騎著單車

在那片稻田和旁邊靶場間的小徑上穿梭來回享受涼風拂面的快感呀 !

身為道地的台北市人,

我要大聲的說:

不管是東區西區南區北區都是台北市,

  台北市 是我的最愛!   

圖說:孤狗到的民國60年代西門町。我記得那個圓環跟那個 時鐘,啊!我真是歐吉桑啦!






創作者介紹

pita pocket 袋餅的世界

pitapocket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mattel
  • 生活文化與歷史記憶

    每個人的生活與歷史記憶不同。

    有台北人一離開台北市,就認為其他地方是別的國度。更可能發生的是,有人一到了萬華士林或北投,就認為那不是台灣該有的景致或文化。其實,台北觀點看台灣的景象,是普遍存在的。

    看到了西門町的老照片,想起了很小很小的時候,被親戚帶到台北的記憶,就是這樣的西門町,那是我的台北記憶和印象。

    每個人的記憶不同,歷史經驗不同。可喜的事,我們現在可以用自己的生活與歷史記憶經驗來看我們的世界。

    或許別人對台灣印象的批評是如此的令人不可接受。但海角七號裡的很多文化,那就是我熟悉的台灣之一。

    有人無法認同不在自己生活經驗中的台灣,可以理解。但批評其他人的生活經驗與歷史記憶,那就不是一種尊重。而且,批評的人,就是不得懂尊重別人的生活文化與歷史記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