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九九○年代初期到美國留學的。


在經過大學四年的學習、實習之後,老實說,當時覺得自己「很懂」,一些有興趣的學科像解剖、微免、生理、臨化及各種實驗課固然收穫頗多(而且日後讀研究所的時候居然這裏那裏地派上用場,大驚喜!老美教授則是大驚奇:唷!你這小子怎麼知道這些東東?),但也有那些跟我不投緣的課,臨考前才捧著共筆猛K,考完試就完完整整地還給老師啦。現在回想起來實在「不很懂」。

 

大三下,看到平日一塊兒吃喝玩樂熬夜K書跳舞下棋搞寢室聯誼吹牛打屁當家教賺零用錢的哥兒們姊妹們開始有人出現了一些「奇怪」的行為,去補習準備考GRE,托福等,或是三三兩兩交換國內各大學各種研究所的優劣及畢業後的發展,自己也突然想起大學只剩一年了,畢業後要幹嘛?

 

當時研究所最紅火的就是微免所,有好幾個同學目標鎖定了微免所,也有人挑戰生化所、寄生蟲所、公衛所等,那時候我一直在考慮微免所還是生化所。前者因為讀得興味昂然,成績好看;後者則是可接觸到國內剛起步的分子生物實驗,但缺點是俺不是背書的料,那些啥循環啥途徑記了半天一考完試馬上忘得一乾二淨!對俺而言這也不是新鮮事兒啦,大學聯考明明知道三民主義的考題要背課本,要把國父的想法一字不差填入答案紙才能得高分,可是就是記不住,進了考場更是腦袋瓜一片空白,只好自己揣摩國父的想法用自己的話敍述。結果不出所料,三民主義是所有科目中考最爛的一科。算了,還是別搬磚頭砸自己腳吧。開班會時,班導師建議我們有興趣繼續升學的同學們不妨考慮出國申請直攻博士,把唸碩士的兩年省下來做博士後研究員,然後回國來求職較有競爭力。後來我們有不少人真的這樣作,但有好幾位「陣亡」,我沒有笑同學。真的,在美國直攻博士一開始真的真的很辛苦很辛苦,尤其是唸一門以前没怎麼熟的課題。

 

很幸運的,大四上實習時上到一堂畢生難忘的課:新生兒篩檢,多年以後仍記得當時上完課時內心的感動與震撼。心裹當下就暗自決定了這就是我未來要走的方向。大學畢業前一個月就私下去拜訪那位教授,表示希望畢業後能到他的實驗室做研究助理,一方面多學點知識,二方面賺錢繳學費或零花,三方面是希望教授能幫我寫推薦信美言幾句。也幸好有那一年的沈澱心情,下定決心要放洋而不是報考國內研究所,然後在工作滿一年後懷抱著破釜沈舟的心情,開始邁向留學之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pita pocket 袋餅的世界

pitapocket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